租房合同到期,因物价飞涨,遂决定会魏公村租床位去。来北京一年多,这次已经是第四次搬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