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雪无阻归乡路 铁皮火车誓坐穿 两年没有回家了,今年赶上有年假,所以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。从2月初开始一直对火车票发愁,最后终于从一个未曾谋面的老乡那里拿到一张到桂林的高价T5火车票。本来是2月3日下午4点发车,结果晚点了18个小时到2月4日的12:15才开始发车。发车以后路上倒是非常轻松,因为列车晚点发车,所以沿途订票的旅客都改了行程,车上的人很少。

次日5日下午到达柳州,可是回家的汽车票都已经提前售空,正准备打算要在柳州过夜住宿的时候,在汽车总站附近遇到有人拼车,于是花了50¥和十个人挤了一辆五菱面的回了家。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,谢天谢地。6日除夕早上又坐了两个小时汽车回了外婆家。

家乡变化 矿山变化感觉不大,和前两年一样,除了多了一些建筑。这个小县级市对我来说已经非常陌生,因为在这里,我已然是一个过客。回家最重要的行程就是回外婆家,因为外婆和外公年纪都很大了,每年春节,只要我在家,必定和妹妹回去看他们,我称之为义务。我人生最初的十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,有时候睡梦都梦回这个地方。

农村的变化要大多了。一栋又一栋新的小洋楼,一辆又一辆小型私家车。现在已经不用交农业税和公粮了,小学和初中的学费也已经全免,农村的辍学率比过去要低了很多很多,至少我没有看到哪家的小孩不上学,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。农村的劳动力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,有些还挣了不少钱,以前代步工具是自行车,现在满村跑的都是摩托车,另外很多人都买了手机。由于劳动力输出,农村的农副产品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了,菜市场摆摊的人很少,青菜的价格和北京的一样,都涨到了2¥/斤左右。春节的猪肉涨到了20¥/斤,而且是有价无市,你在市场根本买不到。在这当中,最辛苦的是老人,不仅要照顾农田和其他农活,而且要照顾下一代和自己,如果还碰到不孝的儿女,那么生活可以用凄苦来形容。

和整个浮躁的社会一样,在农村,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希望自己能一夜暴富。这些人打工挣了一些钱,又没有什么投资渠道(比如股票,基金或者教育等),于是农村开始流行赌博这种最原始的投机方式。赌博形式很多,六合彩和赌马是最常见的,在外婆家的餐桌上,六合彩几乎是永恒的话题。

同学聚会 回家参加了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的聚会,都是前所未料的冷清。毕业和工作以后天南地北,春节回家也各自匆匆,聚在一起太不容易了。

归程 在家买回京的票很麻烦,上学的时候每次回天津都要托很多的人情。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顺便在kooxoo.com上面找到了一张回京的k158火车票。本来以为非常幸运,但是从登上火车的那一刻起,就认定这次注定是一次痛苦的旅程。由于k158中途站点很多,从柳州站开始,这趟火车就开始集聚了大量的旅客。一路上,打开水和上厕所都很困难,人多得连伸腿都不行。

到河南郑州的时候,旅客数量达到极限,车厢里面再也塞不下了,所以列车员决定不让中途的旅客上车,这引起了一阵骚动,有列车员被一个冲动的青年推开,双方就开始扭打起来,列车提前开动,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。整个火车车厢就像猪圈一样,到处是人,到处是食品垃圾,到处是怪味(有臭脚丫的,也有呕吐物的),我感觉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头猪。15日早上7点抵达北京,晚点了1个多小时。人困得实在不行了,给家里报了平安然后就是洗澡睡了。

Tips:T5/T6和K157/K158列车使用的大部分都是118定员车厢,靠窗的尾号是0、4、5、9。